“枯藤老树昏鸦,小桥流水人家,古道西风瘦马。夕阳西下,断肠人在天涯”好久没有翻书了.....每一次读这首诗,体会到的味道都是一股愁肠般的感觉。再回过头来看金庸的《神雕侠侣》,侠道柔肠,坦坦荡荡。


  18岁那年,金庸给了《神雕侠侣》中的他一匹瘦马。那时候,他还不是大侠,武功也不是很高,放眼江湖,他没什么朋友,过着流浪打拼的日子。
  直到一天,这个迷惘的少年——杨过,来到一片荒郊之地,遇到一匹磕碜的黄马。那个时候的黄马,拖着一大车干柴,瘦得肋骨高高凸起,毛皮七零八落,生满了癞子,正被主人鞭打。
  书上是这么说的,眼见此马遭逢坎坷,不禁大起同病相怜之心,他打跑了黄马粗暴的主人,摸了摸它,说了一句话:“马啊,马啊,以后你随着我便了。”
  从此,一人一马仗剑江湖······


  一个人有了朋友,再难走的路,都会好走一点。
  这话像是古龙说的,但这确实是《神雕侠侣》中杨过的故事。
  有了一匹马作伴,“究竟是少年心,加上途中调马为乐,本来情怀郁闷……没几日便开心起来。”
  其实不是那山夫莽汉不识金镶玉,而是这匹瘦黄马,居然是一匹伪装成“逗比”的宝马。
  刚开始的时候,这黄马脚步蹒跚,身子虚弱得连跑都跑不动,杨过只有牵着它慢慢走到市镇,买些料豆麦子,喂它吃了个饱,第二天见瘦马精神健旺,才骑了缓缓前行。


  走得还没人快,这样的马留着干什么?还不如一毛驴呢!
  不过,杨过对它仍然很照顾,每天食料充足。马的精力渐渐恢复了,居然越走越快,步履如飞。
  不日,来到一家小酒店里,黄马忽然莫名其妙望着邻桌的一碗酒嘶叫起来,这货居然要酒喝。
  杨过取过大碗给它满上,谁知黄马一口酒喝干了,继又连倒了十几大碗,黄马也一连喝完,兴犹未尽。饭后,黄马乘着酒意撒开大步,好像一辆法拉利,奔驰在高速公路上一样,两旁树木纷纷倒退。
  在那林间路上,只要见到道上有牲口,这瘦黄马就疾驰奔跑,不管是牛、马、骡还是驴,非超不可,“总是要赶过了头方肯罢休”。
  ——对不起,我受尽欺辱,郁郁半生、这口气,我实在憋得太久了,此时自然要飞扬奔腾了!不是“我”要酒驾、要斗气!
  在山中莽汉的手里,“我”只是一匹拉柴的瘦黄马。但在杨过的手上,请叫“我”的真名——千里良驹!
  自此一路向南,来到汉水之畔,“一人一马,居然便成了好友一般,一起仗剑天涯”,就像后来杨过和神雕一样。

  看这古道瘦马的描述,真让人心有戚戚,一人一马,均是遭逢变故,屡经磨难,受尽欺辱,于是惺惺相惜,相依为命,共走天涯。那马竟是匹千里马,更是有种“士为知己”的豪爽,将全部的精力回报给能赏识他的人。以马写人,以人写马,很是让人动情。
  话说到现在,也还是有一些人人物物,可以陪我们一起共走天涯;
  比如:来自茅台的“黔小驴”小酱酒~~~
  关注微信公众号:黔小驴传奇 选购黔小驴酱香小酒

收藏
2 条回帖
需要登陆后才可进行回复 登录

返回顶部
现在加入我们,注册一个账号 账号登陆 QQ账号登陆 微博账号登陆